钟前《姜子牙》的故事没有讲好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半佛仙人(ID:banfoSB),作者:半佛仙人。猎云网经授权发布。

最近《姜子牙》很火,毕竟之前的《哪吒》带来了极强的示范效应以及极高的期待值。

为了回答这个问题,片子从头到尾就在讲一个道理:

当你信仰神魔的时候,就将问题交给了上天决定,那么答案永远是求来的,永远并不是找来的,永远存在事与愿违。作为人,人要自己寻来答案。姜子牙作为人,是不会骗人的,人不会自欺。

整个片子中,只有两个人,姜子牙和小九,一个是从神到人,一个是从妖到人,他们是人的一体两面。

这个问题其实是老黄历了。

这个问题用大白话来说就是,人从哪里来,人要到哪里去?

那一个人,究竟怎么镇住了一群神?

我昨天跑去看了,我觉得这是个好故事,但却是没有讲好,台本配不上画面没啥问题。

虽然没有讲好,但故事本身,我觉得还是值得一提的。

电影借九尾之口,问出了一个问题:

你觉得这个人可以杀,杀了苍生就得救了,那定义杀了姜子牙才能救苍生,姜子牙是否也该引颈受戮呢?

不是我们站在神坛上,高高看着台子下的人,而是走进人群众,帮助他们过上他们认为自己最好的日子。

人就是苍生,苍生就是人,一个个人组成了苍生。

你所认为的反派,真的就是十恶不赦吗?

几句话概况,这就是道德经的思想。

“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专气致柔,能如婴儿乎?涤除玄鉴,能无疵乎?“

信仰神,终究还是信仰人。

片中的还引申了一个兵解的概念:

热气球里坐着能够让粮食增产的粮食学家和停止核武器的物理学家,还有让人永远没有疾病的医学家,现在气球失重,你要丢下哪个维持平衡?

对苍生和姜子牙都不公平,因为举着拯救的名头,苍生中随时可以挑一个人出来杀一杀。

再次见到女孩后,姜子牙与她一同踏上旅程,找寻答案,最终大彻大悟,斩断锁链。

很多人看了《哪吒》后大呼我命由我不由天,心情激动,正打算延续这份热情,此时《姜子牙》又是出现在哪吒片尾,里面的姜子牙不同于传统的姜子牙睿智老者的形象,而是一个酷似基努李维斯一脸衰样冻成狗的中年人,心里难免会觉得,这个片子莫不是讲了一场中年人的奋起反击?

片子跟姜子牙苦大仇深的脸一样严肃,跟大家专唠沉重的嗑,还套了一个公路片的外壳,放在欢天喜地的十一档,自然会有人高呼不好看。

嗯,就这么简单一个故事。

故事梗概非常简单,姜子牙奉师尊之命诛杀九尾,九尾体内还有一个无辜的孩子,为了救孩子姜子牙选择被放逐,每日用直钩(其实是把钥匙)钓着鱼平息执念。

这些事情是无法改变的,人能改变的,就改变,不能改变的,就别跟大自然的规律较劲。

这个片子从头到尾有太多理解成本,这些是在剧情以外的东西,需要大家刻意去从搜索才能恍然大悟。

割裂了人和苍生,挑优先级去救,那叫统治。

四位导演也应该庆幸,如果这个片子放到春节这样欢天喜地的氛围中,或许会被骂的更惨。

显然,谷歌希望通过一种简单、免费的方式,来吸引更多玩家使用 Stadia 服务、以及考虑是否值得为此而付费。

这就是道教中婴儿的寓意,赤身裸体的来到世间上,简单,纯粹,婴儿的喜怒都是随心的,发出善意是随心的,做出恶举,也是随心的。

关于姜子牙是否应该杀一个人去救苍生这个问题来看,神魔的观点看似不同,实际上是趋同的。

在持续三天的免费演示和测试体验期间,谷歌将陆续推出多款游戏,比如明日的文明策略游戏《Humankind》、后天的《渡神纪:芬尼斯崛起》、以及 11 月 17 日的《星战绝地:陨落的武士团》。

这片就讲了姜子牙从神,变人,又变新神的故事,也从遵守道,到质疑道,最后离经叛道,成了自己的道。

而姜子牙的态度是,救一个人是救,救苍生也是救,别管苍生在哪儿,眼前的苍生你不救,你谈什么救苍生?

姜子牙的旅程,其实是在探寻人的起源,和人的归宿。

这两个观点有区别吗?没有区别。

我们永远难以逃脱身体的桎梏,人终有一死;我们永远无法回到出生的状态,每天都会长大;我们永远被各色想法所困扰,苦恼从不会凭空消失。

众生不需要被救,从来没有什么神仙,众生需要自己救自己。

这副《创造亚当》背后故事解答了所有疑惑。

米开朗基罗在奉命为教堂画这副上帝创造亚当的画时,将上帝的斗篷化成人大脑的样子,看似是上帝给了人生命,实则是大脑给予了人生命。

你所坚持的正路,真的是正路吗?

这就是姜子牙从头到尾跟神魔的不同之处,让人,去做人。

姜子牙在封神演义中,是封尽了所有神仙的人,唯独自己没有成神,原著中说姜子牙福薄只能做个凡人,享受人间富贵。

我们诞生的从没有原因,也不要问人为什么会死亡。终有一天,我们的亲朋好友会跟我们告别,但是他们从没有彻底消失,关于他们的美好回忆永远存在我们的脑海里。

片中小九突然降生在北海境内,捡起自己前世的布娃娃,去寻找自己的阿父,最终转世,拥有了新的布娃娃,和真的阿父。

这个片子开局野心太大,设定扔出来的太猛,有些台词又太老套,人的耐心被消磨干净后,电影才开始发力。

你确定要为拯救苍生,而杀一个孩子吗?

比如说,片中提到了幽都山和归墟两大地点,那这两个地点到底在哪里?

那我们在退回第一步,这个片子,是在讲如何成神吗?

很好的技术,很好的画面效果,优秀的配乐,但就是故事有点云里雾里。

很多朋友看了姜子牙,看完后普遍觉得哪里不对劲。

我们说要帮助弱小,往往一拍脑袋,就试图让他们走上我们走过的道路,不成功就怪对方不努力,成功了就觉得自己领导有方,但这并不是普渡众生,只是为了宽慰自己。

这个问题在电影中以另一种形式问了出来:

能够解开锁链的,只有人心,换句话说,非黑即白的看待事物是会出问题的。

反派妖狐带着面具,正派的神明们就不戴面具了吗?

正视生命,也应该正视死亡。

电影中最大、最直观的一幕,就是姜子牙握住了小九的手时,组成了这副画。

我们都是人,当你跳出来想要宣判一部分人的生死的时候,你就已经不代表人了。

你救医学家,就会有人问你是不是觉得物理学家不重要。

我们的命并不是神赐予的,而是人的精神本身。

但片中同时也给了一个回答,这其实是一个虚假的谎言,人头上连发簪都没有,又怎么能成神呢?

此时,也在问另一个问题,人,可以多伟大?

因为神魔本来就没有区别,整个封神榜中,大部分神还要从魔而来。

妖的视角是,杀了苍生,去救一个人。

因为对人来说,评判对错,往往比认真调研后给出结论更加轻易。

《姜子牙》的本质是一部典型的公路片,标准套路是人在一段旅程中通过一些遭遇和挫折后,实现了人生升华。

精神和形体会永远不分离吗?我们能像是个婴儿无欲无求吗?我们能将心灵清洗得毫无瑕疵吗?

姜子牙带着小九前往归墟,归墟是海中的无底的深谷,所有河水汇集在那里,而水面不增不减,所有被誉为是终结、归宿。

神魔在高高的天上,并不能够决定人的生死,只有姜子牙这个具有神性的人,在陪着另一个人,去终结一段生命,也去探索一段新生。

但人间对于姜子牙的崇拜始终存在,民间一直有一个习俗:修建房屋的时候要在房梁上刻上四个大字,太公在此,诸神回避。

目前 Stadia Pro 用户可体验 29 款游戏,且《赛博朋克 2077》也定于 11 月 19 日上线。如果这项政策能够顺利推广开来,或也有助于帮助谷歌解决当前 Stadia 用户群体太少的问题。

回到问题本身,问题的答案不是怎么扳道闸,哪个科学家更重要,势必人强的时候,那就挑着最近的孩子救,挑着最胖的科学家扔,不要自责,你就是在做正确的事情。

道教术语中讲到,人被作恶多端的人杀死(九尾),可以舍弃肉身保留元神。所有人并不是从世间凭空消失,终将再次相逢。

据《山海经》记载,幽都山就在北海之中,所有的狐狸在那里诞生,所以小九在那里寻找自己的人类父亲(苏护),是注定找不到的;

这就是《姜子牙》和《哪吒》不一样的点,《哪吒》认为,我命由我不由天,姜子牙认为,我们真的需要天吗?我们真的需要神吗?

问题在这儿,整个电影的基调就是严肃的。

但实际上,这个中年人一努力没有莫欺中年穷,而是成了个老头。

人有了执念,就不再完美了,一个贯穿前生、今世、转世的布娃娃是什么?

类似的问题还有,两条铁路上分别绑着一个孩子和十个孩子,你愿意掰下道闸救一个牺牲十个呢,还是愿意牺牲一个救十个?

将人和苍生放在一个位置上,叫拯救;

就是人的执念,人穷尽一生,就是在弥补自己的遗憾和不完美。

这本质上,是做决定者对苍生的傲慢。

不要被你的身份和立场所迷惑,这世界有太多符号化的东西,你救一个,就会有人问你为什么不救剩下十个;

不要信神,去信你自己。

姜子牙没有斩杀九尾,那就是姜子牙放跑妖狐闭门反省思过,等姜子牙斩杀了妖狐成了神,就变成了姜子牙诱杀妖狐立下奇功,重回天庭统领诸仙,打不过他,就让他加入天庭,还是为了统治。

离别是暂时的,所有人终会再次相见。

妖言惑众不假,大道理就不会迷惑人吗?

片中所有修行者头上都有发簪,从申公豹头上的花骨朵,到十二金仙头上的花,一直到师尊头上的树,神是有等级差距的,人想要成神,就要走上阶梯。

电影中,导演借申公豹之口问出了一个问题,如果这一切是师尊设计的,那我们该信什么?

片中所有看似凶神恶煞,呼来喝去的罪臣,也并非穷凶极恶,是妖狐的受害者,目标也是抓住妖狐讨赏,离开刑罚之地。

神的视角是,杀了一个人,去救苍生。

我们很多时候就因为固有观点影响,不加思考的走上了一条看似正确的路,对看似不对的事情嗤之以鼻大家审判。

人如何诞生,是随机,未知的,我们就是赤身裸体,一无所知的来到这个世界。

并不是神创造了人,而是人创造了人。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