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下月回国

贾跃亭的债权人们终于快要看到曙光了。

FaradayFuture公司(下称“FF”)日前发布声明称,在美国洛杉矶时间3月19日上午,FF创始人兼CPUO贾跃亭的破产重组披露声明和申请持产债务人贷款的动议,获得了加州中区法院的批准。与此同时,法院全面驳回了上海懒财试图驳回该破产重组案的动议。

显然,作为贾跃亭彻底还债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FF的成功至关重要。

目前,犯罪嫌疑人华某已被依法刑事拘留,该案正在进一步侦办中。(完)

自此贾跃亭的破产重组计划可以启动债权人投票程序。一旦该计划获得了债权人的投票支持,并且获得了法院的批准,贾跃亭的破产重组方案则可以立即生效。

懒财动议被驳回,已偿还乐视关联欠款27亿元

此外,在去年12月的听证会上,贾跃亭曾表示将考虑FF 91在中美两地大规模量产一事。同时还表示,如果在中美两地进行量产,将使成本大幅下降,同时还能开拓中国这一全球最大的汽车市场。

为此,FF在去年9月经历了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人事变革。创始人贾跃亭正式卸任公司CEO一职,并继任CPUO(首席产品和用户官),而有着“宝马i8之父”之称的毕福康博士正式接棒前者,成为FF全球CEO。

根据“贾跃亭债务处理小组”发布的最新披露声明,此次贾跃亭个人破产重组方案获得法院批准有几处细节需要注意。

但值得注意的是,唯有贾跃亭破产重组成功加上FF最终成功,甘薇才有可能跟全体债权人一起得到资金偿付。

贾跃亭曾经在亲笔信中说过:“过去这几年的坚守和拯救是刻骨铭心的,隔海遥望北京但却咫尺天涯的日子更是无比煎熬。尽管我已经放弃一切,变得一无所有,但是有了尽责到底的希望,这也让我感到很欣慰。尤其感恩众多债权人们的支持和信赖,是你们让我终于看到了回家的路。”

其次,作为整体债务重组方案的一部分,随着合伙人机制的落地实施,贾跃亭已经将顶层决策权已经让渡给合伙人委员会。而这是继贾跃亭去年宣布辞去CEO一职后,FF在顶层治理结构方面做出的又一调整。

不知在今年4月,贾跃亭能否真正踏上这条回家的路?

办案民警根据这一线索立即赶赴新疆,并与当地警方取得联系,经过几日大量摸排走访和细致调查,最终确定华某正是1993年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的犯罪嫌疑人。随后,民警在一小区民房内将华某成功抓获。

据介绍,施工期间,参建单位先后克服了长距离下穿砂层对盾构刀盘刀具的磨损及换刀难题、高水头压力下土压平衡盾构机的喷涌问题,首次实现不截流、长距离下穿灞河,并成功下穿郑西高铁、大西高铁、西铜高速等重大风险源。采用的创新冷冻法施工工艺有效降低了灞河河床下方施工联络通道的工程风险,保障了作业人员的施工安全,创造了西安地铁全线区间隧道开工至“洞通”的新纪录。

截至目前,14号线工程全线8座车站已全部封顶,正在全面开展轨道及安装装修工程。下一步,地铁14号线工程将在确保安全质量的前提下,不断加快工程进度,为实现全线“轨通”“电通”“车通”等关键性工程节点提供有力保障。(完)

在此前,贾跃亭宣布自己将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后,懒财作为韬蕴资本关联公司,曾要求驳回贾跃亭的申请,表示贾跃亭债务债权人主要位于中国,而贾跃亭在美申请个人破产,其中涉及到语言不便等问题。

在递交破产重组方案核心条款的同时,FF还与美国混合动力达成了协议,双方将在美国混合动力目前正在开发的新能源产品中合作,使用FF的电力总成系统,并将FF为乘用车开发的技术方案扩展到商用车运用领域。

政府补助仍是外界的关注焦点

西安地铁14号线西起北客站(北广场),东至国际港务区贺韶村站,线路全长13.7公里,均为地下线,途经未央区、浐灞生态区、国际港务区,设车站8座,其中换乘站3座。全线建成后将成为连接起机场和西安北站两大交通枢纽及奥体中心的快速通道,是第三期建设规划项目中率先开建的第一条线路,对提升轨道交通网络通达性、保障第十四届全运会顺利召开和促进公共交通体系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据了解,针对贾跃亭破产重组方案的债权人投票将于4月举行,若获得通过,贾跃亭或将成为在美成功进行破产重组的第一位中国人。

随后,FF还迎来了前华晨宝马全球供应链副总裁班尼迪克、前观致汽车首席技术官鲍勃等一系列全球汽车行业顶级高管的加盟,继续补强产品技术的研发实力和人才团队。

对于此次合作,毕福康表示:“这项协议的签署将是FF的技术与产品拥抱新的市场机会的第一步,证明了我们能利用领先科技和创新技术与其他商业企业展开协同合作。”

今年3月初,在贾跃亭向加州中区法院提交经破产重组律师及债委会律师共同签署的破产重组方案核心条款清单中显示,贾跃亭、甘薇和债权人委员会针对甘薇的相关权利的偿付机制达成了一致,称甘薇已放弃优先分割夫妻共同财产的权利,将会在债权人信托成立后与全体债权人平等受偿。

如果届时破产重组成功,那么离贾跃亭兑现“下周回国”的承诺也就为时不远了。

根据近几年数据来看,2015年-2018年,科大讯飞净利润分别为4.25亿元、4.84亿元、4.35亿元、5.42亿元,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1.10亿元、1.28亿元、0.77亿元、2.76亿元,政府补助占净利润比例分别为25.9%、26.4%、17.8%、50.9%,由此可见,政府补助在利润构成中所占比重一直不低。

2019年报告期末,董事长刘庆峰持有科大讯飞约1.19亿股份,相比期初,刘庆峰减持3900万股份;2020年第一季度末,刘庆峰持有股份下降到约9785万股,再度减少2130万股;累计减持6030万股,持股比例下降0.97%,按52周最低的股价27.84元来算,套现接近17亿元。

经审讯,犯罪嫌疑人华某对其持刀伤害他人致死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案发后犯罪嫌疑人华某先后逃往甘肃、新疆两省,在甘肃冒名顶替了他人身份进行潜伏,之后又逃亡到新疆境内开始正常生活。

历年财务数据显示,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合计的公司经营性应收款项占比常年保持高位。由于公司相对政府及大型企业而言议价能力较弱,长期以来被客户通过经营性应收款项的形式“砍价”。2015年―2018年,科大讯飞应收账款分别为14.3亿元、17.98亿元、25.52亿元、33.89亿元,占当期营收比重分别为57.18%、54.16%、46.87%、42.81%;2019年,应收账款占营收的比重甚至达到了50.47%、

据报道,FF目前的资金需求已从20亿美元下降到了8.5亿美元。按照计划,融资到位后9个月内,该公司首款电动汽车FF91可以实现量产交付。在融资完成后的12至15个月内,该公司将能实现IPO。

二十多年来,湟中县公安局坚持命案必破的原则,持续搜集摸排线索,以追逃攻坚行动为契机,深挖细排,掌握到华某可能藏匿在新疆昌吉州境内重要线索。

图为犯罪嫌疑人华某。湟中县公安局供图

对科大讯飞来说,政府补贴的不确定性始终是悬在头顶的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上市以来,科大讯飞几乎每一年的非经常性损益都有一栏政府补助,这部分非经常性损益对科大讯飞意义非凡,但断供的风险始终存在。一旦政府补助大幅下降甚至取消,对科大讯飞的盈利能力将产生巨大考验。

应收账款大幅增加 董事长连续减持套现

乐视网称,在未履行《公司法》、《公司章程》等法律法规规定的上市公司审批、审议、签署程序、上市公司未授权代理人签订合同背景下,时任管理层作为签订合同人超越代理人权限签订合同并给公司造成巨额经济损失,是导致公司2019 年度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

此前根据乐视网2019年度业绩报告显示,报告期实现营业总收入4.9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69.01%;营业利润为-19.41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65.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2.82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175.46%;基本每股收益为-2.83元,比去年同期减少180.12%。

FF是其“救命稻草”,想从商用车寻找捷径

如果剔除掉政府补助,过去五年科大讯飞的归母净利润分别是2.78亿、3.04亿、2.85亿、2.57亿和0.95亿,呈现较为明显的下降趋势。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第16号-政府补助》规定,政府补助计入非经营性损益,即不属于企业正常情况下的经济利益流动。这意味着,如果净利润过度依赖补贴,哪天补贴断流,企业盈利能力将受重创。

科大讯飞对政府补助的依赖一直都是外界关注的焦点,市场对其盈利能力的质疑不绝于耳。根据其年报显示,科大讯飞的利润依然高度依赖政府补助,当年科大讯飞获得的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4.12亿元,占比高达50.3%。

而贾跃亭方面则认为,懒财的最终目的是恶意强行处理FF所有资产,以更低的价格拿到FF股权,搞垮FF从而侵吞所有债权人的应得权益。

但对于毕福康来说,他十分清楚自己的首要任务是筹集资金,在上任之初就曾表示:“对于第一阶段,目前仍有上亿美元的资金缺口让所有这些事情发生。”

西安地铁14号线工程全线“洞通”。西安市轨道交通集团有限公司

另外,有关乐视网债务问题也得到了回应。据悉,贾跃亭破产重组解决的基本都是因个人担保产生的债务问题,均由乐视实体融资时的个人担保产生。从2017 年7 月开始,其已累计解决上市体系(含乐融致新)关联欠款超27亿元人民币。在此次债权人信托方案中,贾跃亭也已同步考虑其乐视网相关债务问题。

法院判定,贾跃亭从一开始在特拉华区法院申请破产并没体现出他缺乏善意。法院还称,在贾跃亭的破产重组案期间,他参加了两次由美国司法部受托人办公室主持的“债权人会议”,并对问询进行了回应,给官方非担保债权人委员会及其专业人士提供了大量文件,配合债委会针对多个证人的问询,在由债委会及其中一位债委会成员组织的为期两天的听证会上提供了正式的证词,这一切都展示出贾跃亭在其第破产重组案中的透明度。

而根据最新声明透露,已有包括中国地方政府和股权投资者在内的多方机构与FF联系,协商股权融资和中国落地的方案。

此外,由于疫情影响,科大讯飞2020年一季度出现了上市13年以来首次亏损,期内实现营收14.08亿,同比下降28%;单季净亏损1.31亿,比去年同期下降229%。管理层将亏损原因归结为本次新冠疫情较大程度上延缓了公司一季度项目的实施、交付、验收等相关工作的进度,因此也影响收入的实现进度。

首先,加州中区破产法院正式拒绝了懒财的动议,认为懒财针对贾跃亭破产案申请缺乏善意的指控所提供的证据为“nil or de minimis”(零或微不足道),也就是说懒财提供的证据不应予考虑。

由此可见,在C端产品迟迟未能量产交付的情况下,FF开始在商用车领域寻找捷径,以求尽快获得成功,实现贾跃亭的汽车梦。

但现实却是,贾跃亭2016年在浙江莫干山购买的用于造车的土地,已经因为长期闲置被收回了。不知这次,贾跃亭与政府间的合作是否能够真正成功。

应收账款大幅增加的同时,科大讯飞坏账造成的损失也在大幅增加。2019年期末,科大讯飞计提的坏账准备增至5.72亿,比2018年期末增加2.7亿。相应2019年度科大讯飞的信用减值损失额为2.24亿,而2018年度科大讯飞资产减值损失总额只有8300万元。

科大讯飞2019年应收账款期末余额为50.87亿,比期初增长52.36%;应收账款占总资产的比例达到25.31%,比期初增加3.63%。

Comments are closed